茶器茶杯

黑釉與湯花色澤呼應

由此可見,當時黑釉釉色是為了與湯花色澤呼應,然而現代收藏的建陽窯並不是以顯茶色為概念,反而是以釉藥變幻做為收藏觀賞指標。

釉色的聯想,勾魂攝魄,既遠又近。黑釉的深遠入杯盞,詩人留下悸動…。陸游寫「湯嫩雪濤翻茗碗」,極致地將茶色與碗色構連;徐夤寫「冰碗輕涵翠樓烟」,未嘗不是以茶輕品碗盞深情,用真情掌真物,才知人無真性,安能賞茶真情。茶有杯保真、守真,便成為發明本心,著誠去偽精神,才能見釉擁抱的情。

詩人形容盞美在手的是盞在點茶中的角色,在點茶的程序中必須注意每一個細節,若稍有差池,點茶活動就會前功盡棄。每個程序都代表點品茶士對茶性的了解,以及對所用茶器的靈活掌控,這也代表文人對自我內心的要求,經過點茶活動可以跨越對現實的不滿,更期待在擊拂茶湯時看到茶湯如幻影般的變化,所帶來心靈的滿足與安逸。

Tags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猜你想看

Close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