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器

銚帶來深層感動的源起

至於銚身所落的款式,可能源自產地,也可能是後刻,以一件白泥銚為例:刻有「十八洞天」,對今人而言,了解十八洞天所寓意的是煮水用銚的細膩與文化隱喻,那是來自道教煎藥煉丹的神妙。這也說明了煮水品茗所帶來的玄妙之氣,要是體驗過以銚燒水,身體感便會多了一層與文化的接軌,這也是銚所帶來的深層感動的源起。

用對銚來煮水成了功夫茶的關鍵,明喻政輯《茶集》中〈試吳大本所寄茶〉:「醉思雪乳不能眠,活火砂瓶夜自煎。白絹旋開陽羨月,竹符新調惠山泉。地爐殘雪貧陶榖,破屋清風病玉川。莫道年來塵滿腹,小窗寒色已醒然。」其中的「活火砂瓶夜自煎」看得出自己動手煎茶的樂趣,可以嗅到砂瓶大受文人青睞;羅廩的《茶解》中說:「以時大彬手製粗沙燒缸色者為妙,其次錫。」;聞龍在《茶箋》提到:「常畜一龔春壺,摩挱寶愛,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類紫玉,內如碧雲,真奇物也。」

Tags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猜你想看

Close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