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茶

陳阿蹺 vs Henri Jayer 藏烏龍茶的美好年代⑥

品茗和品酒最大差異是:品茶少了些時尚感多了複雜性,品茗的用器、泡法都會影響茶湯滋味;品酒開瓶醒酒,入不同形制酒杯即可飲用,相對茶而言是淺顯易懂,職是之故,品茶的未來開創性更寬闊,那麼以大師為師有了指標,同時西方建構葡萄酒的機制,亦值得參酌:

一、葡萄酒年份分別,同一個產區因為年份而產生價格差異,例如1982年的波爾多好但勃艮地卻不是,兩者之間的差異必須做足功課。加上,葡萄酒有明確的規定與法則,能夠簡單入門並從中獲取價值,反觀茶呢?想想現在喝茶人有誰會談哪一年做的茶好喝?

二、藏放茶只覺得不要受潮就好?但濕度、溫度及茶的變化關係密切,還有存放的空間及容器,也是藏放好壞的變因,到底憑靠什麼條件讓茶越變越好,而非只是放久就會變好?如同葡萄酒存放在14度的恆溫空間裡,那茶呢?

三、藏茶向紅酒借鏡,價格方面一瓶750c.c.的葡萄酒售價從100元可到50萬,甚至百萬不等;茶卻是秤斤論兩,換算成數字,5克茶可以沖泡出好倍的750c.c.,茶價比酒價相對低點就不言可喻了。

藏茶不晚,品葡萄酒是想望,那麼喝臺灣茶則是落實感官的追求,貼近產地、製茶技術及藏放的實踐,陳阿蹺留下茶的美談效應可媲美釀酒教父吧!在臺灣藏烏龍茶正是美好年代。

◎收錄於【藝術收藏+設計2020年7月 #154】

 

Tags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Clos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