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茶黑茶

品普洱速配芝士

「如何泡好一壺茶?一分鐘教會你。」講完這幾句話,台下掌聲熱烈,這是我二○一二年受邀到比利時世界茶博覽會中演講「如何泡茶」的場景。來自日內瓦沁云藏茶的負責人問:「你這場活動結束後,可否到日內瓦,談如何品飲中國茶?」因緣際會赴約,趁機參訪瑞士芝士製作,從此結下茶配芝士的緣份。

十八世紀英國葡萄酒商人說:「買酒靠蘋果,賣酒靠芝士(Buy on apples,sell on cheese)」,至今成為金句,原因是:芝士乳酸使酒更順口。茶的單寧和奶的乳酸相得益彰。如今,一杯紅茶加奶好味得蔚為風潮,今人用普洱配芝士可謂得異曲同工之妙。

普洱茶長期用來搭配港點或是飯後解膩,現在芝士配普洱茶是新思路。這是愛茶人與美食者味覺新體驗。如何共享美味?先對茶滋味有認知,才能夠由不同的芝士找到兩者對味的絕妙搭配。芝士的乳源、普洱的單寧你儂我儂,合在一起是一段柔情纏綿:芝士入口的殘留被單寧解析,柔化產生回甘,整個口腔會布滿芝士和茶的香味,乳香後的茶韻久候生津,共同走向一加一大於三的美味關係。

對於擁有老普洱的人可能會大力撻伐這種喝法,認為是「在浪費普洱?」然而,一般品普洱的人,有號字級或印字級茶的人不多,八五八二及八八青餅價格適逢二○二三年下降二到三成,這正是逢低買入的時機。買就要喝,但奢華普洱和年輕青餅如何配芝士?

普洱茶製成方式:渥堆和曬青。芝士則主要分軟質和硬質兩款。軟質芝士搭配渥堆普洱解析芝士的軟綿,厚疊的綿密另起味蕾新奇。鮮芝士(Fresh cheese)的莫薩里拉(Mozzarella)、菲達(Feta)或馬斯卡彭(Mascarpone),儘管品項製成不同,當遇見渥堆普洱均毫不保留地交融出夢幻風味。精彩的是軟芝士配普洱風味驚艷:熟成的白黴軟芝士(Soft cheese)如金文畢(Camembert)、比力(Brie), 搭配渥堆普洱茶湯的酸氣,堆起層層白黴味,叫人愛恨交加、喜惡分明。另外,藍芝士(Blue cheese)味道濃烈,芝士饕客最愛,選配曬青普洱,會降低辛辣,搭配青餅,濃重乳香一口難忘。

曬青普洱藏放三到五年的滋味漸轉醇厚,茶湯從淡轉深,宜搭硬芝士,但不宜大口吃芝士。慢慢咀嚼,才能漸釋乳香。硬芝士(Hardcheese)巴馬臣(Parmesan)有不同熟成時間的品項,硬質熟成芝士薄切,小片入口,再喝口曬青普洱,口腔前段發散芝士乳香,普洱在舌面不留乳羶味,咀嚼後直叫味蕾多重回甘。

兩者相配溫馨提醒:普洱茶浸得比平常喝的口味濃一倍,才不會被硬芝士蓋味。啜飲一小口茶配上一小片芝士,想多元的普洱茶區:勐海、易武、臨滄、昔歸等萬般風味,等和芝士進行一場味蕾的交歡。

先喝茶再吃芝士?還是吃完芝士再喝普洱?理想的配法:一口芝士,一口茶,一起咀嚼,茶起柔化芝士的作用,湧現排山層層的乳香茶香,叫人五感交集。

芝士在西方是日常食物,茶在東方亦然。兩者相遇,到底哪一款芝士和普洱速配?各有表述。不變的是單獨固然好,合體更美妙。

◎收錄於【明報月刊二〇二三年八月號】

Related Articles

Check Also
Close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