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雅興

茶裝訴說台灣茶葉風華

【台北訊】我們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殖產局對茶包裝用唐紙輸入數量統計數字看出,當時茶行在茶葉包裝紙上的用心。紀錄顯示日治時期最初兩年1895-1896年唐紙的輸入量是3583斤,後來五年增加到48574斤。此後五年都維持同一樣的量。另從茶裝所用的茶鉛與茶箱用板輸入量紀錄來看,台茶在外銷量急增時,茶裝用料仍講究不馬虎,1888-1889年平均用量為69872斤,而1900-1911年時增加到83675斤,數字會說話,也是判真偽的依憑。

        重視茶裝外包裝的圖案與符號,茶裝訴說著中國茶和台灣茶並肩揚名於世界博覽會舞台之際,香傳千里,韻醇回甘,回眸遇見當時留存的茶裝鮮活如昔,在歷史留下必然的滋味。那麼包裝紙的迷思即可撥雲見日!

        看見包裝紙的迷思是藏陳年茶的修練;眼疇一亮,看到年款,看到字樣,看見只是一張紙,如何看見其真偽?不正是如買字畫一樣在充滿辨識迷霧的陷阱中!準備好了撥雲見日的馬步,那就是看清包裝紙的謊言?(完,八月號藝術收藏+設計雜誌同步刊出)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