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雅興

爐銚的文人品味

【台北訊】茶銚胎薄,靠的是胎土以及陶工的細膩,在燒水時所傳導的熱度十分勻稱,構成了煮水輕慢柔細的要件。現代人很難體會不鏽鋼壺與陶壺燒出的水分子的差異性,喝起來又有什麼不一樣?若再加上沖泡的變因,又會產生何等的相生相應?

銚器曾經是品茗時最佳的良伴,雖然曾出現不同的材質,最後還是以陶器所做的茶銚,煮出來的湯最為溫柔,今人若能細細地品味歷代詩人所吟詠的銚器美味,甚至由傳世品中再度造訪茶銚煮出的水味風華,那麼品茗才有了深層的認識,也才能明白若不能夠體察細微,那麼煮水這件事,也就不用驚動千年來品茗人專挑銚器的用心,才能體會銚爐的興味。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Related Articles

Check Also
Close
Back to top butto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