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雅興

中央廣播電台《陳郁秀 美麗的台灣》專訪池宗憲 ⑦

陳郁秀主持的《美麗的臺灣:寶島會客室》訪問池宗憲,分享多年來對於茶文化的觀察與研究心得。

陳郁秀:我在家實驗,我孫子一個2歲、一個3歲,我幫他們每一人準備茶具,說要教他們泡茶。其實我不是專家,可是我知道怎麼泡茶,但兒子媳婦、女兒女婿就講,「媽媽你給他這個沒2分鐘就打破!」可是令我驚訝的是,他們的姿勢非常漂亮,非常慎重,我就跟他們說,「你每做一個動作後,要回到原來的樣子」以及「你要講請阿媽喝茶」,他們也非常保護自己的茶具,別人不可以碰會打破,我覺得這在訓練,或是教育,或是教養上是非常重要的。

池宗憲:我覺得你身體力行是非常好的範例。我有位學生在內湖大直那經營一所幼稚園,幼稚園裡都是小小孩,我跟他建議,「要在這邊建立一個基地,教小朋友泡茶。」現在,那個幼稚園持續推動讓小孩子泡茶,不管是泡給父母喝還是老師喝,因為我認為(泡茶)是很好的基礎美學教育,就像日本在明治維新後,提出基礎美學教育由茶道入門是一樣的。

陳郁秀:池先生我很想知道,你已經開班授課很久了,是什麼樣的學生會來跟你學習?

池宗憲:起初,我還在報社工作時就開始出書。書出版時,金石堂就說出書要舉辦新書發表會,要不要做一個茶藝演講?我就說好啊,那當然很好,雖然店在很遠的民生東路。剛剛提到的16年,就是從那邊開始,從《台灣茶街》開始,沒想到這麼多人喜歡這些東西。

很多來學的人動機都不一樣,有純粹興趣,有想做這個行業的,但想做這個行業的人,我會跟他說要有耐心,不然就不要學,因為做生意不需要學這些,現在留下來跟我學喝茶的學生,都沒有做跟茶有關的行業。學生可能是律師、設計師或是外國人,當然也有家庭主婦。甚至有位拼布老師,他把自己的學生都找來一起學茶!我覺得與不同行業的見面,跟不同人的交流,對茶有共通的喜好,讓我樂在其中。

講一個例子,譬如「用木炭煮水」,這對於現在社會來說相當不可思議,學生一開始還開玩笑說,去買木炭被道德勸說。其中有位學生就訓練她小孩,小孩讀大一時,是她煮給孩子喝,但在研究所畢業前,孩子每天早早起床煮水,在用熱水瓶裝木炭煮的水帶去學校上課喝,因為他已經習慣那個味道了。我覺得台灣最可愛的地方是,我們有各種可能,雖然茶看起來非常平凡,就是開門七件事,可是當你踏進去之後,會發現說…大有學問。

其實我也不是開班授課,是學生跟我說「老師我們還要上」,那我們就來吧!我們上課的方式很簡單,沒有固定形式,記得有一年素食館的老闆說,「我們早上還沒開,你可以來」,大家10點鐘就去那邊(上課);有些人是一個月聚一次,這時就會有個主題,就是當月時事,時事不是講政治、講八卦,是講茶的時事。譬如廣東芳村淹水後出現很多「渥堆茶」,因為淹水茶受潮,市場上自然會出現很多「渥堆茶」,我就會提醒他們買茶要注意是不是被泡過水。

有學生的先生就問:「你在上什麼課?人家博士都畢業,你十幾年還在上。」她回:「你不知道,這多好玩! 」

有時候禮拜天早上上課,因為有學生說喝茶會睡不著覺,但是茶一入口,一放鬆,每個人都呵欠連連。(上茶課)也會影響到小孩子,就像剛剛提到透過喝茶(產生交流),有位學生說以前家中只有吃飯時間大家才出來,吃完飯門又回各房間做自己的事。自從他學喝茶以後,孩子就會說「媽媽我要喝茶」,就聚在客廳,喝一個茶,花上一個小時交流,這個收穫太大了!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