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茶茶葉

林黛玉戀戀龍井

《紅樓夢》最爆表的人是林黛玉,網路有林妹妹粉絲團高達數十萬人,她的迷人不單是「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而是對寶玉不顧一切的愛,加上她寫〈葬花詞〉:「儂今葬花人笑癡」傳頌扣人心弦,黛玉靈敏細膩「心較比干多一竅」,這位「質本潔來還潔去」的絳珠仙草化身圍繞她的情,而生活品味裡她眷戀來自家鄉江南的綠茶,她更借茶喻情,分享賈寶玉細品和乾隆皇帝同等的龍井茶。

第八十二回:黛玉微微的一笑,因叫紫鵑:「把我的龍井茶給二爺沏一碗。二爺如今念書了,比不的頭裏。」這裡還是林黛玉第一次指定要泡龍井茶給賈寶玉喝,林黛玉為什麼會指定茶種,而不是按照先前她順應賈府的習慣喝茶?這跟她喜歡細膩的龍井有關。

林黛玉的人格養成,孕育品味,從五歲到十五歲以前,她是一位自我中心卻懂得察言觀色入境問俗;她因跟薛寶釵的和解成為好友,心智有了很大成長,關心周遭改變對下人的態度,甚對賈府開銷的關心,這些都是為了賈寶玉。為了讓寶玉安神,集中注意力讀書,她取出貢茶龍井給賈寶玉喝,林黛玉懂茶才會選和當時乾隆帝喜愛的龍井茶,探見寶玉在她心中地位,而她怎知找好茶?這和她年幼習茶有關。

第三回:當日林如海教女以惜福養身,云飯後務待飯粒咽盡,過一時再吃茶,方不傷脾胃。今黛玉見了這裏許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隨的,少不得一一改過來,因而接了茶。早見人又捧過漱盂來,黛玉也照樣漱了口。盥手畢,又捧上茶來,這方是吃的茶。可見林黛玉從小就在父親的教導下,知道喫茶節奏,飯後片刻才喫茶;但進了賈府以後,從喫茶漱口小動作雖不合家中的習慣,不得不隨跟著改變。

賈府習慣是還沒吃飯就會捧茶來漱口,林黛玉入境隨俗也照樣漱了口,飯前漱口用茶,飯後又捧上茶。賈府喫茶寫實了貴族喫茶的儀軌順序,這促使她茶的品味更上層樓,加上她心思過人,懂得微觀漱口茶的小動作,看出她的心細思維。第三回甲戌脂批:「寫黛玉自幼之心機」「黛玉之心機眼力」「今(余)看至此,故想日(前所聞)王敦初尚公主,登厠時不知塞鼻用棗,敦輒取而啖之,早爲宮人鄙誚多矣。今黛玉若不漱此茶,或飲一口,不爲榮婢所誚乎?觀此則知黛玉平生之心思過人。」她並沒有把要漱口的茶拿來喝,若林黛玉喝了這一口就會被賈府上下鄙笑,由此看見林黛玉心思過人。她融入賈府自有茶禮,在大觀園裡茶作為交流媒介促使黛玉學會在賈府以茶調和的人際關係。

第五十二回:趙姨娘走了進來瞧黛玉,問:「姑娘這兩天好?」黛玉便知他是從探春處來,從門前過,順路的人情。黛玉忙陪笑讓坐,說:「難得姨娘想著,怪冷的,親自走來。」又忙命倒茶,一面又使眼色與寶玉。寶玉會意,便走了出來。倒茶只是日常待客的小動作,但她知寶玉和趙姨娘有嫌隙,便支開寶玉避免雙方尷尬。

她原本只活在自己世界,如今懂得借以茶待客化解糾葛,學會察言觀色,黛玉真情投射在寶玉身上,她還關心賈府金錢調度,第六十二回, 林黛玉勸賈寶玉用錢要有度:黛玉道:「要這樣才好,咱們家裡也太花費了。我雖不管事,心裡每常閑了,替你們一算計,出的多進的少,如今若不省儉,必致後手不接。」 寶玉笑道:「憑他怎麼後手不接,也短不了咱們兩個人的。」

寶玉在溫柔鄉高貴場不知賈府經濟漏洞,資金有缺口,回答知面臨困境不切實際反倒林黛玉的關切,看出黛玉的成長,文本中記錄寶玉、黛玉和寶釵,二女一男茶敘正展開,見黛玉和寶釵用茶表述姊妹情誼:襲人便送了那鐘去,偏和寶釵在一處,只得一鐘茶,便說:「那位渴了那位先接了,我再倒去。」寶釵笑道:「我卻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夠了。」說著先拿起來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遞在黛玉手內。襲人笑說:「我再倒去。」黛玉笑道:「你知道我這病,大夫不許我多吃茶,這半鐘盡夠了,難為你想的到。」說畢,飲乾,將杯放下。這段彰顯林黛玉與薛寶釵的情誼,以及襲人不得罪兩位小姐的細心。「那位渴了那位先接了」,看出襲人眼中兩人平等地位,文本中黛玉說大夫不許多喫茶,雖有忌口她還是喫了半鍾,足見林黛玉愛茶如癡,體弱的黛玉哪款茶不宜多吃?

林黛玉多思傷脾胃不好,可以喝龍井?事實上,綠茶輕發酵對體熱之人較宜,綠茶炒青時用柴火焙製,製成合宜,不慍不火,清心悅目,龍井精妙,黛玉同時期的乾隆為了喝龍井茶,四度南下,留下許多雋永的詩詞。乾隆觀「茶」入微,從他的詩詞中可以找到往昔製茶的精髓。

詩詞歌頌龍井茶特有的滋味,道盡乾隆愛茶,烹茶引龍井,足見他是品茗箇中好手,他將茶宴設在重華宮和大臣品茶。乾隆更獨創的三清茶:將龍井、佛手柑、蠟梅及松子按比例調和,沖泡後飲用。這款多層次回味風雅的三清茶,讓乾隆大悅,還指派官窯燒製他親筆題詩的茶碗,現藏於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

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現藏之清乾隆〈描紅御製詩三清茶詩茶碗〉碗撇口,通體以礬紅描繪花紋,口足內外各為紅底留白如意紋飾,杯外白地上書乾隆御製詩〈三清茶〉一首,內底繪三清圖有梅花、松樹、佛手三種,外圍與口足飾有相同的如意紋一周。胎體輕薄,質地細膩,杯底書「大清乾隆年製」二行六字篆款。乾隆皇帝專門飲啜三清茶的茶碗,有青花及礬紅兩種,乾隆十一年(1746)七月《活計檔》發往江西景德鎮御窯場的記載:「二十八日,太監胡世傑交嘉窯青花白地人物撇口鍾,隨舊錦匣,傳旨照此鍾樣將裡面底上改畫帶枝松、梅、佛手花紋,線上照裡口一樣添如意雲,中間要白地,鍾外口並足上亦添如意雲,中間亦要白地寫御筆字,先做樣呈覽,准時交江西燒造。欽此。」三清茶詩茶碗看見皇族品茗精妙,這引動和皇族交情匪淺的曹雪芹茶品味。

曹雪芹當時好友愛新覺羅‧敦敏(1729-1796)留下《懋齋詩鈔》中〈送敬亭游西山〉:「香界廟貌香煙新……煮茶曾試龍泉水……」詩中說出了他喫茶懂用好水,一起喫茶的曹雪芹當是品茶高手,職是之故他以黛玉愛龍井,書寫黛玉來自江南,才貌雙全,只有龍井才能匹配林妹妹高雅氣質。今人仍可品龍井茶有太和之氣,彌瀹齒頰之間,此味之味乃至味也,這不正是黛玉以至味分享至愛真滋味。

◎收錄於【藝術收藏+設計2021年9月 #168】

池 宗憲

TeaParker,池宗憲。 資深媒體人暨茶學專家, 曾獲邀赴故宮、日本、美國、歐洲談茶論器鑑文物。 創作逾40本茶書,最自豪的是一分鐘教你學會泡茶。

Related Articles

Back to top butto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