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壺

心靜方知茶味香 曹容.東陽窯壺.書道禪

1980年代台北圓環福君飯店2樓有古董店,我到這裡閒逛,看見櫃子裡一把無蓋紅泥壺,問了老闆:「沒有蓋子怎麼泡?」他有一搭沒一搭回說:「我只是擺好看。」我盯著這把沒蓋的壺,底款落有「東陽出品」,壺身內部黑得發亮,我看得正起勁,老闆說:「你要200塊賣給你!」我二話不說,帶回這把「東陽窯出品」的手拉坏磚胎壺。

巧遇壺不久,遇見我在報社工作的同事,他買愛國獎(1987年12月27日停售)券中了30萬,便把這筆錢拿去買壺,邀我到他家賞壺,眾多壺中出現一把與我買到的東陽窯壺有著同樣的款識。我問到:「這壺是你買的?」他回說:「是阿公用的。」這位阿公就是書法家曹容,這把壺伴他一生寫字品茗。

東陽窯的陶壺有何魅力?能讓書法家摩娑在手成為日常伴侶?

曹容(1895-1994),初名阿淡,後改名容,字秋圃,出生臺北大稻埕,幼年受業於前清文人何誥廷、陳作淦等,漢學基礎深厚,書畫名家張光賓(1915-2016)曾說:「二十世紀中國書壇傑出書家之一,更是臺灣煊赫有名一代宗師。」

1929年曹容創設台灣民間最早的書法社團—澹廬書會,至今散播台灣書法種子成果豐碩,他曾遠赴中國廈門美專及日本頭山滿書塾授業,兼任大藏省附屬書道振成會講師。戰後,任教臺北建國中學國文教師、實踐家專書法研究會教師及文化大學書學研究所教授,期間榮獲日本、台灣各書道會獎賞,並擔任多項會賽評委。

曹容的一幅「心靜方知茶味香」道盡以茶養生,愛茶的生命經歷。書法是曹容87歲預計要進行60天的避穀(閉關禁食),到第57天出關時,所寫下的「心靜方知茶味香」筆力蒼勁,端看今人心靜起來,要心靜才能品茗真味,這也是今人品茗時忽略的。

如是愛茶,促我登門請這位「書道禪」大師痴茶的生活況味,我1992年拜訪了住在龍江路的曹容,寫字喝茶對他就是如常的生活,他親筆在我的一本齊白石(1864-1957)的水墨版畫書《白石小品》空白頁上題字「茶趣」,落款「容」。

當時陪伴在場的孫女曹真,後來追憶曹容時說:「祖父過著恬淡寧靜生活,養生之道無他,以『坐禪』、『運太極的執筆法』以養丹田之氣。日常生活規律、平淡,藉著『茶道』、『品茗』來調劑。」

曹容練字投入,以茶提神。強調寫書法要能得妙品,非得有高貴的品德,獨創的「太極圜運筆法」,傳世令人深省:運筆要循太極圜,以靜其心,並穩定執筆力,就人身言,為思慮未起時之境,即無念無想,精神統一之謂。學者取其意以運筆,則下筆作字,其所稟受於天者,凡聰明、愚鈍、喜怒、哀樂之表現,均出於筆端。

他用筆粗澀純鈍表現寧拙勿巧的精神,就如他用過的東陽窯壺淡雅有韻,壺型簡約,器表拉坯弦紋幾經泡飲留下黑亮茶漬,恰如書寫在紙上的飛白佈滿線條張力。

孫女婿金九華有一次去找曹容,看見他在喝茶,曹容就把手上的東陽窯壺送給孫女婿,金九華後來回憶,由此開啟了他的收壺之路,總共累積了400多支壺,「阿公的這把壺」就是他的第一把壺,表放家中懷思。

曹容用東陽窯壺喝什麼茶?當時品茗首推武夷岩茶、鐵觀音,這些茶外包裝極具時代風味,一包5克以紙包裝,以鐵盒共十二包,打開後茶乾直入磚胎壺,茶的烘焙較重,以磚胎壺泡飲軟化單寧喝起來柔細,必有助於書寫思考與沉靜。

東陽窯壺具足台灣陶瓷的純樸手藝,他手上使用的東陽窯壺,源自南投東陽窯燒製,係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手拉坯壺之一。

日治時期,日人在臺窯業有北投大屯燒白陶側把壺,以及今藏於國立臺灣博物館以苗栗土製成的「苗栗」款的荷葉茶具組為代表作,同時在南投由常滑陶師龜岡安太郎引進拉坯技法,用苗栗土燒製的生活陶。師承龜岡台人劉樹枝(1886-1961)成立「協德窯陶器工場」,在南投製日用品,該協德陶器師傅吳茂成,1948年回南投半山開設了「東陽製磁工廠」,以南投草屯埔陶土製器,其形制若潮汕拉坯水平壺,這就是曹容手上用落「東陽出品」的磚胎壺。

東陽窯壺外觀呈現磚泥色,壺底落有「東陽出品」或「東陽」等款識,初期製壺以拉坯為主,後大量產製採注漿成形,鶯歌陶瓷博物館記錄日本民藝運動推手濱田庄司(1984-1978)由顏水龍(1903-1997)陪同曾造訪此窯,盛讚並題字「隱世造寶」;東陽窯於1980年歇業,於921大地震窯址毀損。

東陽窯壺胎體厚,容量約200c.c.,壺把與壺嘴是以手捏連接,壺嘴可見陶工手捏紋路與指紋,採磚窯素燒,窯爐溫度在攝氏1,000度左右,燒結溫度低而以「磚胎陶壺」稱。磚色壺身得長期泡茶,展露光澤,這把曹容遺壺茶漬滿佈拉坯痕跡自成壺身風景(見圖)。

曹容的東陽窯壺是台灣手拉坯壺的代表作,搭配使用的茶具有潮州窯燒製冰裂紋茶船和茶杯,建構出和磚胎手拉坯壺和茶杯、茶船的濃濃文人氣息,更散溢「功夫茶」風格。

茶與器相得益彰,更顯品茶人文化素養和美學品味。翁輝東(1885-1965)的《潮州茶經》說:「更有文人高士,借為風雅逸致……惟我潮人,獨擅烹制,用茶良窳,爭奢奪豪,釀成『工夫茶』三字,馳騁於域中,尤為特別中之特別。良辰清夜,危坐湛思:不無念及此杯中物,實有恃別之素質與氣味在。」翁輝東認為功夫茶重視茶和器,觀照曹容的茶具是發散品茗逸致蘊味。

東陽窯壺是曹容「書道禪」的載體,東陽窯壺昔日潤澤光輝不在?然,木訥拙趣的壺身正書寫著曹容書法作品的「拙」,耐人尋味!

◎收錄於【藝術收藏+設計2023年4月 #187】

Related Articles

Check Also
Close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