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雅興茶葉

茶色 畫色 食色的映趣 茶畫交向交流和實生物茶色

喝茶看畫,茶是茶,畫是畫,由畫引出茶,茶畫可以合而為一,茶畫雙向交流。

用色彩表現出內心的悸動,當一件作品在眼前看出畫不只是顏色和筆觸,畫面的能量能引動觀者身體的感動,思辨體驗畫作裡的特性,這不正也像是喝茶的和實生物,畫作的創作動機,筆觸、構圖都是畫家累積的溫潤與和諧,看畫令人疏鬆暢然,正好也是味蕾的回甘。

蔣友柏(畫家、橙果設計創辦人)的作品〈Center Around Me〉用色嫩黃嬌綠,叫我聯想品綠茶的春景,一口春天奏鳴曲,在和風微思中舞著一身嫩黃,輕快移動味蕾如喝泉生津,若曉色雲開,到底是畫?還是綠茶?有奔騰龍躍的生機。

今年四月來自杭州梅家塢龍井滿懷明前的當季新鮮,流動著豆香,我展開賞畫的喜悅和品龍井茶的春意,讓畫面裡的鵝黃與奔騰綠龍色調溫柔交織。

看畫是畫,喝茶是喝茶,視覺、味覺和嗅覺怎能構連共好?我在顏頂生(台灣當代藝術家)的〈鵲.華.秋.色〉,看見近遠山沿的主題,用朱泥壺泡臺灣大禹嶺,讓高山的山頭氣韻,接引畫中的山景,只因茶畫有著共好,恬靜畫下有著品茗的聯動。

蔣友柏的畫名〈A Scene By The River〉是現代作品,卻有宋畫勾勒填彩旨趣豔色的遙想,一身傲氣的藍羽鳥卻用端詳的眼眸望著你!出自單鉤力道佈滿的勁氣,有濃濃繁花撲鼻香,這是畫色、茶色、食色的映趣!

映趣成真,當畫展開場實讓觀畫者喝茶搭食,正連結畫色、茶色與食色。我配取雲南勐海地區2017年的曬青普洱,佐上陳12個月的Manchego羊芝士。先喝茶,再吃口芝士,然後一起咀嚼:茶、芝士產生味蕾的交疊,芝士乳香纏綿曬青的風韻,叫人生津回味,原來品茗看畫可以迸發交織多元的趣味!

那麼光單品茶和畫面會有什麼共振?!〈The Hidden Souls〉畫的主角是黑天鵝,看了叫人心頭起波濤,黑天鵝隱藏的澄色情懷。這是畫茶的雙向交流,品普洱後發酵的醇味口中細細咀嚼陳年茶韻與回甘!畫、茶同構的愉悅與至樂,終究到來。

我選陳放近五十年的7542陳年普洱,高溫泡出撲鼻蔘香,黑天鵝隱現澄色躍動如陳年茶的韻,喝了通氣,叫品茗者氣行周天,看畫顏色帶領觀者深層昇華,這絕對是用心喝茶,了解茶氣在身體的反應,心頭看畫神韻的美好。

賞畫嗅聞茶的味道,品醇味,使視覺、嗅覺及味覺融為合一扣人心弦。茶畫不孤單,茶畫交流,若老子言:「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直入和實生物之境!

◎收錄於【明報月刊二〇二四年六月號】

Related Articles

Check Also
Close
Back to top button